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网红行销该找TikTok还是IG?4 大数据指标帮你选出合适平台!

Image Source:unsplash

文/TenMax Tobey

近两年,疫情笼罩全球,大众减少外出与异地旅游,透过网路寻找乐子、和亲友保持联系;此一背景,使得人们对社群平台的依赖倍增,同时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网红创作者身上。观察到这样的趋势,各大品牌纷纷加强社群媒体投资,积极与具有影响力、可以策动消费者购物的网红们建立合作关系。尤其在东南亚,TikTok 红人带来的行销效益,正以惊人速度扩散中!如果你抱有困惑:究竟什麽是网红?品牌该如何下手、选择哪个平台?千万别错过 TenMax 为你精华整理的文章:

一、什麽是「网红」?预算少也能合作!

基本上,在社群平台上拥有 1000 名以上粉丝/订阅者的用户,我们就称其为「网红」,或者是「影响者(Influencer)」。网红是网路世界的名人,透过在线上塑造个性、分享生活与观点,以培养自己的受众群,进而影响这群受众的情绪与消费行为。多数的网红是人类,但动物和虚拟人物(例如 VTuber)也正在社群平台中发挥强大的影响力,并且可以帮助品牌与目标消费者建立连结。

「网红行销一定要砸大钱才能做吗?」这是早期品牌主投入网红合作常见的迷思之一;事实上,随着网红生态系发展渐趋成熟,网红的层级也有所细分。品牌可依据自家的品牌定位、行销目标,选择适合的网红类型。举例来说,奈米网红与微型网红,就适合预算有限,或者是企广撒种子、深化互动的品牌。你可以从下方的表格,探索适合自家品牌的网红群体:

【网红层级】

【追踪人数】

【特点】

奈米网红(Nano)

1k-10k

低成本、高互动率,且与本地消费者连结感与凝聚感较强

微型网红(Micro)

10k-50k

低成本,可提供分众内容,受众轮廓清晰、兴趣一致

中型网红(Mid)

50k-100k

成本效益高,与品牌维持强大夥伴关系

大型网红(Macro)

100k-1M

知名网路名人,可带来广大的覆盖率与触及数

超大型网红(Mega)

>1M

知名公众人物,高成本但可带来巨量的触及数

二、网红行销有用吗?全球品牌主加速投资!

网红行销起步於十多年前的部落格时代,并且在近年加速成长。除了成为疫情期间的投资热点之外,也是 Cookie 退场的年代,可靠的解方之一。自 2019 年起,全球网红行销市场急速成长,反映品牌主对於网红行销效益的肯定。根据尼尔森数据指出,高达 71% 消费者信任来自网红的广告内容,而平均 …

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邀请码抢起来!社群电商POPCHILL拍拍圈上线:时尚版IG有什麽魅力?

Image Source:POPCHILL 拍拍圈

文/程倚华

在今天(11),创业家兄弟共同创始人郭家齐、廖家欣在去年6月离开创业家兄弟之後,开始筹备的时尚社群电商平台拍拍圈PopChill,正式宣布开放下载。

PopChill站上整合社群平台式的浏览介面,同时结合电商功能,让C2C卖家可以在平台上展示穿衣风格、销售二手服饰商品,并且在初期采「邀请制」,必须要有邀请码才能够免费注册帐号。且上传商品不需要上架费,仅会在成交後收取手续费。

从2007年创立第一个网站地日记到今天的PopChill,已经是两人参与创办的第24个网站。「我们创业初期的经验主要在社群,像是地日记,近几年主要是电商,这次创业是2个应用在一起,我觉得台面上还没有这样的团队」。郭家齐这样指出团队在市场上的优势。

PopChill初步上线时,锁定在Z世代(24岁以下)女性消费者的服饰品类垂直电商市场,「未来也可能走到男性、母婴族群,但依然会聚焦在服饰商品。」他说,在未来一年,期许能够达到3~5亿GMV(Gross Merchandise Volume,网站成交金额)市场规模,下一步更打算把服务推广到东南亚市场。

▲PopChill拍拍圈App首页呈现类似社群平台,创造电商逛街新体验。

Image Source:POPCHILL 拍拍圈 

▲全球二手交易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70亿美金,到了2029年将成长到440亿美金。

Image Source:程倚华摄影

Z世代环保概念兴起,2029年二手衣市场将超越快时尚

根据研究单位TredUp在2020年发布的调查报告中指出,全球二手交易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70亿美金,到了2029年将成长到440亿美金,将超越到时候的快时尚产业规模。

「这个快速增幅来自Z世代崛起,他们喜欢好东西、但预算比较紧,同时也有比较强的环保意识,」郭家齐分析。近年来,市场对於快时尚产业的观念翻转,认为大量生产、压低售价的商品策略冲击环境,因此年轻消费者开始把目光转向二手市场。

聚焦台湾市场来看,郭家齐认为,二手拍卖市场同样具有潜力。根据Carousell旋转拍卖发表的「C2C二手拍卖市场调查」看来,在台湾,有83%受访者表示有过二手商品拍卖经验、90%有二手商品出清需求。

同时,他也认为对於服饰市场来说,Z世代消费者更在意KOL的资讯,社群经营更显重要。因此,PopChill站上结合了社群与电商的模式,打开PopChill的App首页,就能看到台湾各地女生衣橱内服饰鞋包配件的美,且呈现方式类似Instagram的大,提供「逛街」的新体验。这样的设定,也可以让卖家充展现个人衣橱风格和时尚品味。也可以透过追踪、拍手、爱心这样的社群功能,与潜在买家互动,进而完成交易。

PopChill增长策略总监留湘说明,以B2C、B2B2C的电商平台初期经营来说,会在开站前先经营卖家、商品,接着等待开站专心经营买家,但是像是PopChill这样的C2C平台上,卖家期待看到买家、商机才愿意经营,买家也希望看到更多的商品。「这是我们初期最需要解决的问题。」因此,在开站前PopChill先找来一群开站卖家,并且以「邀请制」的方式经营第一批使用者。「初期希望找到他们身边类似的族群,让这个市场、社群转动起来之後,再对大众开放。」

展望未来,郭家齐指出,当然成交金额是电商平台的重要绩效目标,但评断PopChill成绩的第一个指标是互动,「我们的假设是先有黏着度,才会有转单,这两个指标对我们来说并重」。

Image Source:POPCHILL 拍拍圈

AppWorks领投完成Pre-A轮募资,郭家齐:将用於验证商业模式

PopChill也在今日宣布完成Pre-A轮募资。本轮由AppWorks(之初加速器)领投,主要投资者还包括中信创投、活水影响力投资、台湾文创天使投资基金。本轮投资金额为6150万新台币,加计本轮之前即已投入的4000万新台币种子资金。

郭家齐指出,PopChill为国内少数网路新创公司,产品尚未上线,就获得创投青睐,累积募资金额超过新台币1亿元。而本轮资金将用於验证商业模式及扩展台湾市场。

他也观察,时尚拍卖平台在美国、欧洲比较兴盛,但是在东南亚依然是个市场缺口,因此未来也计画往东南亚发展。而AppWorks经营东南亚多年,当地具有相当资源。「我们(PopChill)作为垂直电商,急需跨海、走出去,台湾的市场规模会不够大,他(AppWorks)会对我们很有助益」。

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触及率降低就得狂投广告?掌握社群的「真实本质」 网路行销其实不用花大钱

Image Source:unsplash

文/SOHO/ 小六小姐

『社群』的本质

回归社群的本质,那是通过我们的对话、沟通、表达,所吸引而来的聚众,带有一种凝聚、向内稳定的力量。聚众基於「信任」,让我们(传播者/创业者)无须时刻地「去证明」我们值得信赖,进而能专注地进行自己的事,带动信任的流动。这些信任的链接,中心是锚定在我们散发出的言行举止。

来到网路的世界,社群的性质仍然没变,改变的只是「工具」。这个工具(网路),协助我们打破空间的次元壁,无远弗届的沟通、对话与宣扬,将我们的声音带到更遥远的地方。然而聚众的效果,就像星空般星星点点散落各处,直到聚的力量越大,发出的光就融合在一起,更亮更耀眼。

---

我有一家客户是做宠物美容,因为信任的缘故,将网路行销交至我手上。起初我给了一份报价单,报价结构是每月例行的基本费,再另外加上服务费,如有月例外的个案,则会加收个案费用。

客户没被我的基本费吓走,仍然把合约从一间行销公司,移到我这「一个人」的工作室。不是因为我开的费用更低廉(事实上价格差不多,但我愿意提供出的服务明显更少,仅围绕在我擅长的文案,其他制、投放,都因为我自己非专业而不愿收费。)但他们的坚持合作,反而吓得我专程从台北驱车前往台中为了「主动降价」。

当时的起心动念,就是察觉到或许有些小店的经营者,其实未曾留意到「网路行销」其实可以做得更轻盈,甚至根本毋需付出大额费用。而他们的坚持合作,竟然也是出於觉得我是个能帮他们用心维系的对象。

Image Source:unsplash

主动降价,视实际需求收费

这很反直觉吧!但我真的就这麽做了,而且是专程。

收费的背後,要视实际的需求,而这个需求不单单出於经营者的愿望,更多的是要为他们看到经济结构中,他们是否真的能取得这麽相应的资源与维持利润。

作为区域性的宠物美容店家,我在他们店里待了两小时,一小时洗一只狗,两个人又洗又烘,收费500元,摊提一个人时薪250元,还要再看租金与设备的摊题费用,加上一个付出的时间单位难以叠加获利。付出劳力所换来的点滴收入,那一点一滴,我都跟着同理备感艰辛。

他们的良善,使我自愿自动降了不少费用,不是为了讨好、更无需被感谢,只是我觉得这样更合理,我赚的心安、我赚的不会生出另一个「业」。我就想着宁可不接,要是接了,也要合理。少花费在我这的费用,可以让他们至少多几天不会做白工,真正省下来的才是收入,我衷心祝福他们能扩展而且健康。

但基於相互尊重,我虽有同理也不是做公益,该收的例行费用、个案费用,我则一样收取。包月基本费是确保我在合作期间,有个基本底薪,每月维持少少的几间客户的稳定安逸结构换取生存。因为不断波动流进的案子,总会让心躁动不安,要花更多时间才能静下来,那样的成本更大於收益。

不断增加广告投放费用,真的是必要的吗?

行销公司的费用中,实际收入他们自己口袋的其实很低廉,但总体费用仍然很高,因为费用都花在广告投递了。

客户告诉我,因为行销公司说触及率降低,所以他们必须不断增加投递费用。一方面这费用不是进广告公司口袋,所以索取得也心安,但没人去反思,这真的是必要的吗?

Image Source:unsplash

如果你的产业(创业)明显是区域性质,你的客户来源就受区域限制。那麽你真的也该回头思考,你是真的需要不断增加(网路)社群行销的广告投放金额吗?答案很明显:不用啊!

有人会开超过五公里的车,送宠物去美容吗?

以我的客户宠物美容为例,社群需要做到的就是让区域邻里有机会认识到这间小店,心力与资源就多放在实体、关注在日常真实的互动就好!而我真正的价值是把经营者真实的善念,传播接引到这个世界让更多人看见。为了这个善,他们多做了许多事、有许多的坚持,我只是开启一道窗,让更多人看见他们真正的用心,因此素材非常朴素,就像他们自己的口说、手作一般,无需过度的商业包装与炫技,更没有太多我的「文学系」影子。

他们需要的,是把投放资源锁定在区域投放。社群经营对他们而言,比起包装,更像是形象窗口,偶然有客人留意到他们,来到社群中就能看到他们日常坚持的琐事,还有底下跟客人最真实的互动。这些才是真实的,不是「经营」更不是「行销」,而是真实。

回到社群的本质,做自己的事,网路是个好工具,但不要被反客为主的勒索。

即将到来的元宇宙,其实也跟现在生活不会有太多差异,虚拟扩充实境 VR眼镜 甚至完全不可能在这几年普及,概念热与市场热还存在巨大落差。其实更多年前我们都体验过了我们的元宇宙:模拟市民,只是那里少了交易等复杂性。

科技在变,不变的仍是我们的当下,我们的念头与选择,别慌匆匆的忘了这个「真实世界」。本质始终没变,原点仍在那里,但我们需要回到原点思考一下再前行。